此外

2020-07-09 09:16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而在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陶华碧秘书刘涛在接受贵阳本土媒体采访时介绍,南明老干妈近年来每年都要安排两三千万元“打假”专项资金,并对商标保护也加强了措施,该公司全部注册商标达114个,包括“老于妈”“妈干老”等商标,这都是为了防止一些公司打擦边球,对老干妈品牌有所影响。此外,陶华碧本人也曾提到:“凡是带‘干’字的辣椒酱都要‘打假’,一年四季都在打假”。

南明老干妈官网显示,自1997年成立后,经过20多年发展,目前该公司产品种类已由辣酱扩充至火锅底料、豆腐乳、香辣菜等20个种类,目前记者尚不清楚具体是哪类产品核心机密被盗窃。

据《贵州日报》2月9日的报道提及,老干妈2016年度销售额突破45亿元,20年间产值增长超过600倍。可以说,老干妈的成功,与“打假”、商标维权不无关系。

据南明分局介绍,在获得上述信息后,侦查人员将注意力最终锁定到南明老干妈离职人员贾某身上。2003年至2015年4月,贾某历任南明老干妈质量部技术员,工程师等职务,掌握公司专有技术、生产工艺等核心机密信息。到了2015年11月,贾某以假名做掩护在本地另一家食品加工企业任职,从事质量技术管理相关的工作。

免责声明:

随后,办案侦查人员展开调查,依法搜查扣押了贾某随身携带的移动硬盘及内含的电子证据资料,并在其台式电脑中发现大量涉及南明老干妈商业秘密的内部资料。

5月9日,记者致电南明老干妈公司希望就该案件进行了解,对方确认了该案件属实,不过却表示由于涉及部分商业机密、且案件尚未了解,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

南明分局相关人员表示,接到报案后,侦查人员立即从市场上购买了所举报品牌同类产品,将其送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果为该产品含有“老干妈牌”同类产品制造技术中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

公开资料显示,南明老干妈曾与湖南华越公司的“刘湘球老干妈”打了3年官司,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直打到北京市高院,还数次争执于国家商标局。2003年5月,南明老干妈终于获得国家商标局的注册证书,同时湖南“老干妈”之前在国家商标局获得的注册被注销。该案也成为2003年中国十大典型维权案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发现,自2014年以来有关南明老干妈的商标维权的判决书就有5份。

据南明分局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2016年5月,南明老干妈发现本地另一家食品加工企业生产的一款产品与自身品牌同款产品相似度极高。在经过系列摸底了解后,南明老干妈相关人员认为背后很可能存在重大商业机密泄漏,并于2016年11月8日前往南明分局报案。

令办案人员感到奇怪的是,这家涉嫌窃取此类技术的企业从未涉足该领域,南明老干妈也从未向任何一家企业或个人转让该类产品的制造技术,因此有人非法披露并使用南明老干妈商业机密的几率非常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