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答应了

2020-08-19 22:22

李朴7岁上了小学,学校距家不到200米。他的成绩一般,初中上了不到一年就退学了。冯女士回忆,当时怎么给他说,他就是不愿意再上学了。

很快,李朴就回了短信:“妈,对不起。你以后好好看娃。我们不能再见面了,好好保重。”

辍学后,由于年龄还很小,在家里待了几年后,李朴就被熟人介绍到长安区的多个地方当保安,有网吧,有游戏厅,还有正规单位。

关于李朴的婚姻,冯女士说,夫妻俩经常吵架,一吵架,媳妇就撂下孩子跑回娘家,年前,媳妇还回娘家住了十多天,在她的劝说下,李朴才打电话让媳妇回来。

李朴一岁多的时候,父亲意外去世。约3年后,他的妈妈冯女士再婚。那时候,李朴4岁。在周围人及冯女士的眼里,生父出事和继父到来时,李朴还小,何况继父对他非常好,所以这些事对他心灵的影响应该没有预想的那么大。

冯女士一下子慌了,她反复拨打儿子的电话,其间,儿子接了一次,说正在路上,完了再打。但此后,他没有回电话,也没有再接听冯女士的电话。

曾经和李朴一起干过保安的男子说,他家是城中村的,条件再差也比其他人好,所以,他应该不会为了钱的事情去犯罪。做出这样的事情,最有可能的是感情原因。

冯女士最后一次见儿子是3月13日上午,也就是案发前一日,李朴从外面回来,换了一身衣服,本来马上就要出去,冯女士让他多带带儿子,他答应了。下午1时许,他就离开了,那时,他告诉妈妈说是去游戏厅上班。冯女士说,儿子有啥心事会告诉她,可这次事发之前,她没感到任何异常。

李朴有两个手机号码。14日晚上10时许,冯女士给其中一个号码打电话,提示无法接通。她又拨了另外一个,通了但无人接听,这种情况在平时很少出现,冯女士有些担心,就发了一条信息,问他在干什么?

昨日,提起李朴的事,48岁的冯女士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如果李朴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劝他投案自首。”大多数村民都知道了李朴的事,在他们的印象里,李朴不算是一个坏娃。一名和李朴一起长大的男子说,李朴就是抽个烟,也没其他啥坏习惯,就是性格有点孤僻。

2012年,经亲戚介绍,李朴和长安区一女子结婚,2013年7月,他们的儿子出生。那时,他在长安区的一家单位当保安,每天上班6小时,比较轻松,距家也很近。去年夏天,他辞职了。据知情人说,这期间,他结交了一名姓张的蓝田籍女子。

去年9月,李朴被一个开游戏厅的朋友叫回来帮忙,干的还是保安。这次,他只上了一个多月的班。随后,就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他给妈妈说,自己还在游戏厅帮忙。

冯女士说,家里盖房以及李朴结婚,一共向亲朋好友借了20万左右。房子盖好后就出租了,一年能收3万多元的房租,这两三年,外债已还了一半。家里的经济虽然不算多好,但是家人从未给过李朴压力。

冯女士会时不时地拿出手机去看儿子给他发过的短信,看见奶奶拿出电话,李朴一岁多的儿子就伸手去要手机,嘴里喊着“爸爸,爸爸!”冯女士知道,孙子这是让她给李朴打电话,以前,孙子在电话里喊几声爸爸,李朴就答应很快回来,发生这事后,她没有、也不敢再去拨打那两个烂记于心的号码了。